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蒸发贝加尔

      “我还没有去过贝加尔湖……”舒拉扑在我的怀里抽泣。她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声音,说出的句子也只能从简。平时她很热爱长难句——会为了一句话考虑十多秒,然而在这种悲切中她没办法再去考虑。

      “你放心吧。”我试图转移话题,“只有一个发动机也能回地球的。”
      我不敢,也不能告诉她真相——知道真相就是死亡。好在是她和我一起接受死亡。
      就在刚刚,我们弹出了一个发动机去击打一块巨石——直直指向地球的巨石。经AI测算,巨石原来的轨道指向的是莫斯科一带繁华的都市。它的体积太大,大气层摩擦根本就不足以把它全部消耗。它最终一定是会落在闹市区的。所以我们想要让它偏轨。舒拉命令我弹出一个发动机去击打它,她知道只要一点干扰就可以使它偏轨——偏离地球是最好,偏到北极圈损失也不大。即使她不这样想,我也会这样做——我早知道巨石从何而来到何而去以及为何而去,这是舒拉不知道的。

      发动机弹出后的预测落点是北纬53°,东经106°。AI计算误差不超过3°。
      “我们把它打得有点偏东。降落到西伯利亚损失应该不太大吧。”她撑着脸问我道。
      “啊,是啊。”我搪塞道。
      我把数据转到分析系统,截取落点卫星照片。十字坐标系把屏幕缢成四份,坐标原点直指贝加尔湖。就是这里。我松了一口气,或者说叹了一口气。任务完成。

——

      我想起去年冬天我与她相约去贝加尔湖看星星。我有轻微的星空恐惧症,但毕竟是舒拉要求我去,我又是很难才从研究所出来一次。我不想拒绝。现在正是6月份,很快就要进入夏季,是看星星的最好季节。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份报告:贝加尔湖内被人投放生物武器。疫苗研发堪堪起步,甚至都招不到工作人员。最快的方式是炸掉传染源,也是很俄罗斯的方式,如果没有与舒拉的约定,我会很喜欢这个计划。
      贝加尔湖做为最大最深的蓄水湖,要炸掉它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必须杀死中央病菌的情况下。这样考虑,最靠谱的应该就是使用核武器把它全部蒸发。但是现今局势,使用核武器必然引起一浪接一浪的国际舆论,从而病菌的问题就会被透露出去,对于苏联无法防卫领土的指责也会纷至沓来。

      怎么办?伪造成意外。如何才是意外?小行星撞击。

      轨道参数、发动机弹出角度、经纬度定位……一切都经过精确计算。为了隐蔽,他们让我带上自己的情人。可是我答应过她,答应了旅行和星星。

      她的抽泣渐渐小下去、弱下去。我只有等到着陆再告诉她那一句:“我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句道别不是“пока”,而是“До свиданя”。因为我参与了国家机密行动,他们不会放我走出去泄密。他们会在报纸的一角发表讣告:“阿列克谢·苏基帕夫因公殉职……”这件事情他们干起来轻车熟路。之后我在别人眼里就是死人,在她眼里也一样。
      她失去了我,也失去了贝加尔湖。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