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27

双视角,好像文字游戏。OliviaxIlya。

      “我非得带双眼睛不可?”我自顾抱怨,虽有抱怨,但我也能理解主任——我的假条太奇怪了,连我自己都能看得出。不是探亲也不是旅游,只是说:“我要休假,给我假!”他能同意这件事本身就很奇异了,是因为我最近观测到佛尔夫-359的闪烁,给我的奖励,谁知道呢?老头子的思维最不好猜了。

      我为什么要回地球?我也问自己,递上假条的行为鬼使神差一样,我猜我是厌倦了那条毫无波动的绿色直线,佛尔夫-359啊,十年呢!十年才能观测到一次波动。
      要回家吗?我想起奥尔、亚瑟和我那成打的远方亲戚就浑身冒冷汗。上天来就是躲他们,干什么又回去?
      最终我决定——让那双眼睛去选。选择目的地这活可不好干。莉薇娅投降!

      “你们认识一下吧。”主任拿了离他最近的那双眼睛给我。够随便!也不挑一挑。
      所谓眼睛,其实就是像上世纪的谷歌眼镜那样可以戴的眼镜,只不过他上头有传感器,把两个佩戴者的感觉——视触嗅味之类——相通,这样足不出户也可以“旅行”,我觉得这个像缸里的脑子,所以喜欢带别人出去,而不是让别人带自己出去。

      “你好啊,我是Olivia Kirkland.”介绍名字既尴尬又无聊。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他道,“你决定好去哪儿了吗?”
      “没有。这由你决定!”
      他有些惊异,道:“那就去俄罗斯吧,新西伯利亚州诺科思柏科市。”
      他的直截了当也让我惊讶,一般来说都会稍犹豫一下的,我还注意到他的延迟很高,月球到地球大约是两秒,他的回复要四秒左右才能回来,比月球还要远!在我印象中那里没有太空城。还有他所处的环境——那么小,没有灯。只有屏幕那一点光亮照着他的脸。

      这是我第一次去俄罗斯!我根据他的指示找到了诺克斯柏科,然后改道郊区,最后到了一片森林。真正的针叶林!英国看不到这些。“那是松涛吗?”当风来时我激动的问。他只让我先上飞机——要把我载去森林深处的飞机。

      我倒是觉得并不危险,有什么危险呢?科技这么发达,定位系统遍布全球。

      “这飞机也太旧了吧,他中途掉下来怎么办?”
      伊利亚没有说话,那个老飞行员告诉我:“那就掉下来!……有时候你飞到了终点,却发现还不如中途掉下来好呢。对吧伊利亚!”他大笑了几声。屏幕里伊利亚的脸变得痛苦:“快开吧!我时间不多了。”

-

      “你好啊,我是Olivia Kirkland.”
      O——LI——VIA KIRK——LAND。我在脑海里重复三遍她的名字。我必须记住这次“旅行”的每一个细节。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我也自我介绍。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没有目的地,这让我得以把我最隐秘的想法说出来——我想再看一眼3141。那个赐给我长达万年的苦役的地方。

      3141球状闪电基地在末日战役中生产了大量的球状闪电武器供给给人类军队,结果——与泰勒的计划一模一样——它们被用来攻击自己人。这还不算,在战役失败后(当然会失败!),它还被三体人用作了武器对付反抗分子。替罪羊怎么找?泰勒自杀了,“已经死的人不能再死一次。”他的名言,计划的究极所在!……群众寻根究底找到了3141,我作为工程师之一就被判了罪,要蹲监狱了。
      说来这个监狱也不同寻常。他们强制把我冬眠送到未来,等着未来人处罚我。然后未来人给我做了基延,让我永生,最后关在远地轨道的一个小舱里。真正的无期徒刑!比死亡还要恶毒的方法啊。我听到处理方法时感叹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记住这趟路上的所有细节。这些东西得供我回忆,不然那近乎永恒的时间怎么度过?
      然而这时统治地球的也不是三体而是波江。据说在我冬眠期间,波江座把地球作为了殖民地,把三体赶走了。站在我屏幕对面的Olivia正是个波江美女。没有智子那么好看,可也差不了多少。她俩的美不是一个风格。

      “这飞机这么旧,中途掉下来怎么办?”
      她要接近那个地方只能坐飞机穿越林海。
      “那就掉下来!……有时候你飞到了终点,却发现还不如中途掉下来好呢。对吧伊利亚!”这位老共青团员,要载她到3141的飞行员大笑了几声。
      “快开吧!我时间不多了。”我闭上眼睛道。

      “伊利亚,你要去的那个地方……这么偏僻,到底有什么?”她裹着棉大衣道。西伯利亚很冷。
      “有我二十七年的青春。”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