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石油?……石油!”

#梗源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视频。
#苏联未解体设定。
#国家航空部和国家能源部的对话。


“您想,我主管的部门是航天,具体来说是核能火箭。您是能源部的,而且是化学能源,本质上没什么关系……所以您在和一个外行说话。”
“好吧。”他点点头道,“这是一项新发现……已经证实了,刚刚才上报给最高苏维埃,不过还没有发表,您是第一个知道这事的‘外行’。”
“请讲。”我笑道。
“石油永远不会耗尽。”他沉默了一会,尽力找出了最让人理解的词来说明,但我着实吃了一惊。

“你们去年还说石油十年之后就会耗尽!”
“所以我们不敢发表。”

不能发表。我对政治的敏感度很高,马上就想到如果这个结论被发表的结果……不堪设想。这会引起很大的连锁反应。
“先往上面汇报一下是层保险,他们应该想的比较全面。我么,一个倒腾煤的,哪儿有他们的远见……”
他在说笑,于是我笑了几声。倒腾煤的……这么想来我也就是个在凳子上绑气球想摘星星的怂货——核能火箭还算好,化学火箭部那帮老古董么,他们绑的是火柴!

“您不会一点也没有远见吧?……如果发表了——我是说如果,您觉得会怎么样?”我小心翼翼地抛出这么个问题引他来讨论。
“呃……”他发出一个无意义的语气词,“我先跟您说说原理吧。”
对了,原理。我还没问呢。

“一般认为石油是古代动物的尸体经过地壳变迁之后高温高压不知什么反应生成的。但是您有没有想过,石油自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就开始烧,直到现在还没烧完,甚至还有十几年的储量——哪儿来的那么多动物!……啊,谢谢。”我把秘书倒的水推到他面前示意他慢慢讲。
“还有一点。美国那些按照古代动物定居点找石油的专家,他们的成功率其实非常低,而我们呢?找到一个石油井就往旁边挖挖,打深一点,这样的成功率在一半以上。所以我们就想,石油会不会是地球本身自带的一种源源不断的物质……”
“从地底下返上来!”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接道。
“对。而且有的废弃石油井也会重新冒出石油来,这样也验证了这个猜想。”

“这真是……令人惊讶。”我道。其实这个理论完全说得通,而且似乎比之前的“古代动物尸体”的论调更有道理。
“所以,发表的直接后果是石油变便宜了。”他先说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

因为石油像空气一样,是源源不断的东西。一点儿也不懂政治经济学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

“是。苏联现在还是要出口能源的,这么算,我们的经济效益会变小啊。”我道。这么推算出来实在是个很敏感的问题。

“先不提这个,您觉得中东会不会平息一点?因为大国不会去干预了。”
“那挺好的,少了一个热点地区。”我随口道,旋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一个词:“定居点!”
“定居点?什么定居点?”
“巴以冲突的新闻里常出现的一个词……不,算了,还是不说了。这个话题太敏感了。”我神经质地四周看看,虽然我的办公室里不会有监视器。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严肃地点了点头:“您这儿有厨房吗?”
“没有!所以我们来聊聊别的——比如外星文明?这个怎么样?”我随便扯了一个看似有点奇怪的话题跟他开了个玩笑。事实上只有我知道,这个问题在将来的几十年里会变得比巴以冲突更敏感。

他干笑了几声,道:“好啊。不过说到外星文明……您的火箭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等等。”这样一联系,我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人类开发核能火箭主要是因为化学能源所剩不多,但如果石油源源不断,我们的主要研究方向可能就会偏转到化学火箭上……核能火箭可能会被永久性的暂停。”

“所以呢?”
“化学火箭那点儿动力跑不出太阳系的,人类会被自己禁锢在太阳系内!”
然后失去自由。

“那又怎么样?……不出去就不出去好了。”他笑道。而我完全笑不出来。我明白有他这样思维的人是大多数,认为太阳系内是个足够广阔的空间,至于太阳衰老毁灭地球,那跟他们也没关系,反正到那时早就死了……很可笑,也很可怕。如果人类全是这样的短浅,那么现在,太阳来一次氦闪我都不会太介意。




一些比较隐晦的政治问题只提了一点点,怕查水表。一篇科幻微小说,暂且这么定位。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