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I'M A G.H.O.S.T.

      这是研究员埃德加•乔治第一次到越南岘港,他站在毒辣的太阳下,艰难地抬起头看着直升飞机离他远去。现在他开始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到岘港——如果有下次,那么就不会是夏秋季节。他没有像平常的旅行者那样带着箱子或大旅行包,他的牛仔裤兜里只有手机、耳机和最低限度的越南盾。他只是要来接一个人,接到之后直升飞机会立刻带他走。他打开手机地图找那个他标记过的点,那个废旧仓库。他搭到了出租车,躺在车座里闭目养神。
      仓库很旧。他回忆研究所里给他打出的全息影像。非常旧。里面关着一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或者说是GHOST所要找的人。GHOST……他在心里默念,我们居然听起来像某个黑道组织。这太巧合了,全球特殊医疗科技组织(Global Healing Organization of Science&Technology),缩写出来却变成了“幽灵”。
      我们确实是幽灵。他继续发散自己的思维。GHOST,这个组织是超国家的,直接听命于联合国,处于全人类科技的最尖端位置,但只有一小部分国家领导人才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研究员加入组织之后只能投身于科研,不可私自中断研究,基本人权被剥夺。研究成果不能发表,这些成果被利用在地球太空军预备队、以及GHOST总部中。埃德加在上次出任务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份报纸,上面赫然写着“悼念俄罗斯物理学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荣誉讲师某某去世……”的讣告,但他昨天还生龙活虎地给自己讲过课。GHOST为了保密会用一条短短的讣告抹去研究员存在过的痕迹,就这么简单。埃德加不想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死去,也没兴趣知道。
      原因?GHOST内部和太空军的科技水平和外部世界形成了一个断层。几个世纪后,地球就会被大量核弹头毁灭,到时科研精英和太空军就可以带着科技很轻松地脱离这个星球,像火箭褪掉第一级和第二级一样,然后开始星舰时代。如果这些人不提前“死去”,那么他们就真的会死去。死在全人类的吐沫星子汇集成的海洋中。
      “到了。”司机道。埃德加没有数钱,直接把一卷越南盾丢在车座上,之后甩上门径直离开。
      GHOST用维度扫描仪轻轻一瞥就拿到了这里的全部信息,拓扑成三维就是埃德加看到的全息影像。他知道那个生锈的旧式锁头可以砸开,伪装外壳剥落,露出来的是一个密码锁。
      然而维度扫描仪和全息影像都是外部世界不敢想的“科幻”。这就是“断层”的存在。
      他的思绪转回这个密码锁。密码位数是40,由0和1构成。穷举法显然是不管用的。他开始回忆他在敌方系统中所看到的线索。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深吸一口气。那是有规律的。是一个转换成二进制的有规律数列。7,5,12,12,15,23,15,18,12,4。这串数列里的数代表的是字母表里字母的排序,HELLOWORLD——Hello world!这是他、也是每个学编程的人的新手任务。他把数列转成二进制:111,101,1100,1100,1111,1111011,1111,10010,1100,100。
      是的,刚好四十。门开了。他按照全息投影里的路线走向主控室。
      “好吧,好吧。”埃德加挠挠头,开口问坐在他对面、那个坐在电椅上的人道,“怎么称呼?”
      “铀。”阿列克谢的声音沉重而沙哑,“——或者天王星。”阿列克谢喜欢在美国人面前说俄语,享受他们听到陌生语言的困惑。他不愿讲英文,即使他英文很好。
      埃德加显然听得懂。埃德加在十五岁的时候曾自学过俄语,目的是挑战他的父亲——他的父亲生来有一副冷战思维,坚定地认为会俄语的人都是间谍。埃德加去俄罗斯留学时他们父子决裂,再无来往。埃德加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合理行为,也并不后悔。之后他抛弃了父亲给他的姓氏,改叫埃德加•乔治。
      “铀——天王星——”埃德加拖着长音重复一遍,“你有两个名字?——天王星。我喜欢这个。你好吗天王星?”他玩笑道。回复他的是沉默。
      显然阿列克谢并不好。他在电椅上呆了三天,这不符合行刑的要求,是审讯。埃德加并不想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他知道有些罪名是没来由的,比如思想罪。
      “你并不好。”他自言自语道。“你现在没有衣服穿,皮肤上有被电极烧焦的印记,估计还在因为电流的刺激而肌肉抽搐——不过值得一提,你身材很好。比我见过那些学物理的瘦秧子要好得多。我听说电流会刺激肌肉生长……”埃德加故意低头看他面前的三个按钮并作势要按,阿列克谢身形稍动了一下,埃德加明白他在害怕。“开玩笑的兄弟!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真按钮。”埃德加一边笑一边解释。毫无诚意,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道歉毫无诚意。
      电椅的三个按钮中只有一个会触发电流,行刑者至少有三人,而且心理素质不强。埃德加分析,心理素质弱的行刑团队才会搞这么一出,“他不是我给电死的!我手底下一定是假按钮!”……极好的开脱方式。
      埃德加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自己从旧金山跑到越南岘港的目的,绞尽脑汁破解库门四十位密码锁的目的。
      “天王星。”埃德加沉下声音,“我给你三十秒时间决定,你要加入GHOST吗?如果是,我现在给你解开皮带,如果不……”
      阿列克谢不需要这三十秒,他可以在一瞬间完成这个决定。他早在坐上电椅前,甚至在窃取资料前就知道他要去哪里。是这里,他想。GHOST。
      “如果不是我就电死你。”埃德加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阿列克谢的手腕皮肤与皮带粘连在一起,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腿部、腰部、胸部。埃德加一边揭掉他的皮肤一边咯咯地笑,此时阿列克谢已经对疼痛麻木,耳里的蜂鸣声已经盖过了埃德加的笑声。他感到的是一种快意,那种预想之中的事情发生所带来的一种平静的快意。
      “我还不想抱着一个鲜血淋漓的裸男回旧金山。”埃德加咕哝着对直升机驾驶员道。
      “我也不想载着一个鲜血淋漓的裸男回旧金山——但他又没法自己去。”驾驶员并不是GHOST内部人员,但埃德加也并不介意他知道阿列克谢的存在。
      阿列克谢被直升飞机的风吹了一顿已经趋于清醒,两人的对话他也听在耳里。
      “埃德加•乔治。”埃德加转向阿列克谢,“我的名字。埃德加•乔治。”
      “乔治•埃德加?”阿列克谢下意识把他的名字颠倒过来。这名字有些熟悉,但他想不起来是谁。
      “你看,他听懂了!你们一帮老家伙。”他开始自言自语,“乔治•埃德加,两年内完成死亡学的博士学位,建造了无畏号僵尸机甲……”他挺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个小游戏,但自从宝开工作室被EA收购后推出了植物大战僵尸二代他就再也没玩过。
      “得了吧!宝开卖给EA了。”驾驶员道。直升机已经进入了南中国海领空范围。
      “啊,是啊。EA。我还在十五岁的时候试过一次二代,游玩时间不到一小时我就发誓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一次二代。”阿列克谢搭腔道。
      “我也是。”埃德加耸耸肩道。“我原来不姓乔治,我是因为乔治•埃德加——僵王博士叫这个名字,记得吧?——因为这个我才叫自己埃德加•乔治。”
      “你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你抛弃姓氏的光辉事迹?”
      “是。我要说,我当然要说!这是对冷战思维的反抗……”埃德加絮絮不止,但阿列克谢没有再听。铍,铝。他慢慢回忆那份资料,他有信心把它在脑中全部复原。快堆,快中子反应堆,快中子增殖反应堆,铀-238,钚-239,β衰变,……他想起自己的失误。“怎么称呼?”他说了铀。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铀”,铀的利用率,235和238……他只想拯救普皮里亚季,如果不能,就死在普皮里亚季。他想自己还足够聪明,天王星和铀元素同年发现,发音也足够相近,他编出了另一个代号。
      “睡吧朋友,旧金山很远。”埃德加扔给他一个安眠药瓶子进了驾驶室。阿列克谢晃晃瓶子——只有一颗。他难道还怕我自杀么?阿列克谢想。我死也不会在现在死去。
      他还想进入GHOST继续核物理研究。他知道GHOST是一个超国家组织,各国科研精英力量几乎都在这里。组织对外宣称研究员死亡,剥夺研究员的人类权利、成员失去国籍。其他的信息他一无所知。事实上这些已经足够,他想。这些条件对他都是有利的,他可以借助GHOST的力量完成快堆,甚至设计第五代核裂变反应堆。清洁、安全,他只需要这些,他只需要一个干净明亮荒无人烟的普皮里亚季了却残生。他的父辈在那里献出生命,现在轮到他了。他一直思考,思考自己的未来,思考家乡的未来,最后在安眠药的作用下进入了近十三周第一个安稳的梦乡。

      两周过去,阿列克谢被宣告死亡,并正式入驻GHOST,负责第二代核聚变发动机的研发工作。一开始他问过可不可以增加快堆项目,得到的回答却是:“我们已经有了可控核聚变,为什么要用快堆?”
      “可控核聚变完成了?”他惊讶道,他以为这还是科幻。
      “第二代可控核聚变发动机!想想你的项目名称,知道这项技术进行到哪里了吧。”
      他没有说话,挥手关掉了AI。
      是这些幽灵带走了地球的科技。他们带着科技逃命,像扔掉火箭助推器一样扔掉全人类,提前数百年投了降。阿列克谢列出三种情况:星球大战成功、星球大战失败、现在逃命。这并不是古典概型,三种情况可能性不相等——与其赌那微乎其微的成功,不如现在逃命?
      他还分不清怎样是对的。他想起他的父辈和他爱的姑娘柳德米拉,他还不想让这个蓝色星球死在核弹头的轰炸下。
      这是一种绝望的焦土政策,地外文明力量已经盯上了地球,那么我们宁愿自己毁灭自己也不要任人宰割。太空军和GHOST的联合体是人类的最顶端精英,也是文明的种子。如果不这样提前挑选出来并绝对保密,那么在“谁走谁留”的问题上产生的分歧是解决不了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大部分的庸人死在睡梦中!
      “你觉得我们反人类?”埃德加抛给阿列克谢一罐可乐。
      “我不知道。”阿列克谢拉开可乐拉环,道,“谢谢。”
      “所有人都不走,在地球上等死才是真正的反人类。——我反正这么想。天王星啊,你是不是很不爱说话?告诉我你的想法。”
      “我还想回一次普皮里亚季。”阿列克谢沉默了很久,最终沙哑着嗓子道。
      “你已经没有家乡了!”埃德加笑道,“你隶属于GHOST。”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