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好吧,好吧。”埃德加挠挠头,开口问坐在他对面、那个坐在电椅上的人道,“怎么称呼?”
      “铀。”阿列克谢的声音沉重而沙哑,“——如果您乐意的话,天王星。决定不在我。”阿列克谢喜欢在美国人面前说俄语,享受他们听到陌生语言的困惑。他不愿讲英文,即使他英文很好。而埃德加显然听得懂。埃德加在十五岁的时候曾自学过俄语,目的是挑战他的父亲——他的父亲生来有一副冷战思维,坚定地认为会俄语的人都是间谍。埃德加去俄罗斯留学时他们父子决裂,再无来往。埃德加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合理行为,也并不后悔。
      “铀。天王星。”埃德加重复一遍,“你有两个名字……——天王星。我喜欢这个。你好吗天王星?”他玩笑道。回复他的是沉默。

      显然阿列克谢并不好。他在电椅上呆了三天,这不符合行刑的要求,是审讯。埃德加并不想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他知道有些罪名是没来由的,比如思想罪。
      “你并不好。”他自言自语道。“你现在没有衣服穿,皮肤上有被电极烧焦的印记,估计还在因为电流的刺激而肌肉抽搐——不过值得一提,你身材很好。比我见过那些学物理的瘦秧子要好得多。我听说电流会刺激肌肉生长……”埃德加故意低头看他面前的三个按钮并作势要按,阿列克谢身形稍动了一下,埃德加明白他在害怕。“开玩笑的兄弟!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真按钮。”埃德加一边笑一边解释。毫无诚意,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道歉毫无诚意。

电椅的三个按钮中只有一个会触发电流,行刑者至少有三人,而且心理素质不强。埃德加分析,心理素质弱的行刑团队才会搞这么一出,“他不是我给电死的!我手底下一定是假按钮!”……极好的开脱方式。

      埃德加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自己从旧金山跑到越南岘港的目的,深入废旧仓库、破解库门十二位密码锁的目的。
      “天王星,抬起头来。看着我。”埃德加沉下声音,“我给你三十秒时间决定,你要加入GHOST吗?如果是,我现在给你解开皮带,如果不……”
      “Да.”阿列克谢不需要这三十秒,他可以在一瞬间完成这个决定。他早在坐上电椅前,甚至在窃取资料前就知道他要去哪里。是这里,他想。GHOST。
      “如果不是我就电死你。”他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阿列克谢的手腕皮肤与皮带粘连在一起,相同的情况也发生在腿部、腰部、胸部。埃德加一边揭掉他的皮肤一边咯咯地笑,此时阿列克谢已经对疼痛麻木,耳里的蜂鸣声已经盖过了埃德加的笑声。他感到的是一种快意,那种预想之中的事情发生所带来的一种平静的快意。

      “我不想抱着一个鲜血淋漓的裸男回旧金山。”埃德加咕哝着对直升机驾驶员道。
“我也不想载着一个鲜血淋漓的裸男回旧金山——但是叫他来的是你,他又没法自己来。”驾驶员并不是GHOST内部人员,但埃德加也并不介意他知道阿列克谢的存在。事实上GHOST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秘密组织,他们的保密工作并不那么严密,曾有成员评价说“一个十三岁的黑客都可以攻破我们的防火墙。”但攻破又怎样呢?
      是啊,泄密又如何呢?埃德加把这比喻成二战时候德军罪行——“因为太过恐怖,所以无人相信。”我们的资料也是如此,在大众眼里这是都市传说而不是科技成果。

      阿列克谢被直升飞机的风吹了一顿已经趋于清醒,两人的对话他也听在耳里。
      “埃德加•乔治。”埃德加转向阿列克谢,“我的名字。埃德加•乔治。”
      “乔治•埃德加?”阿列克谢下意识把他的名字颠倒过来。这名字有些熟悉,但他想不起来是谁。
      “你看,他听懂了!你们一帮没有回忆的老家伙。”他开始自言自语,“乔治•埃德加,两年内完成死亡学的博士学位,建造了无畏号僵尸机甲……”
      “得了吧!宝开卖给EA了。”驾驶员道。直升机已经进入了南中国海领空范围。
      “啊,是啊。EA。我还在十五岁的时候尝试过一次二代,游玩时间不到一小时我就发誓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一次二代。”阿列克谢搭腔道。
      “我也是。”埃德加耸耸肩道。“我原来不姓乔治,我是因为乔治•埃德加才叫自己埃德加•乔治。”
      “你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你抛弃姓氏的光辉事迹?”
      “是。我要说,我当然要说!这是对冷战思维的反抗……”埃德加絮絮不止,但阿列克谢没有再听。铍,铝。他慢慢回忆那份资料,他有信心把它在脑中全部复原。快堆,快中子反应堆,快中子增殖反应堆,铀-238,钚-239,β衰变,……他想起自己的失误。“怎么称呼?”他说了铀。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铀”,铀的利用率,235和238……他只想拯救普皮里亚季,如果不能,就死在普皮里亚季。他想自己还足够聪明,天王星和铀元素同年发现,发音也足够相近,他编出了另一个代号。

      “睡吧朋友,旧金山很远。”埃德加扔给他一个安眠药瓶子进了驾驶室。阿列克谢晃晃瓶子——只有一颗。
      他想进入GHOST继续核物理研究。他知道GHOST是一个超国家组织,各国科研精英力量几乎都在这里。组织对外宣称研究员死亡,剥夺研究员的人类权利、成员失去国籍。其他的信息他一无所知。事实上这些已经足够,他想。这些条件对他都是有利的,他可以借助GHOST的力量完成快堆,甚至设计第五代核裂变反应堆。清洁、安全,他只需要这些,他只需要一个干净明亮荒无人烟的普皮里亚季了却残生。他的父辈在那里献出生命,现在轮到他了。他一直思考,思考自己的未来,思考家乡的未来,最后在安眠药的作用下进入了近十三周第一个安稳的梦乡。

注:植物大战僵尸宝开工作室被EA收购后推出植物大战僵尸2,乔治·埃德加为僵王博士的名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