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被参军”

苏第一人称,行军时候的一小段闲聊。
……我实在不会打tag(。)

哪里会没有这样的,絮絮不止闲碎事情的人呢?
他抓住了倾听对象——也就是我,开始喋喋不休。我本想编个理由逃脱,但看他倾诉欲强得要命的样子心又软了。听听吧,也当是调剂了。我心道。

“你是怎么参军的?”他终结上个话题后问。
“自愿。”我简单答道。我确实是自愿参军,十六岁那年看到路边贴的征兵海报就参了军。现在想来确实很累,但不后悔。
“哎真的?……那你可真厉害。我参军啊,我参军纯是被迫的。”
“怎么被迫?”我引他往下讲。

“说来话长……呃不,可能也并不太长。他们挨家挨户征兵么,我母亲在客厅,我藏在卧室。他们敲门的时候可把我吓坏了!……幸好我母亲说她儿子已经死了,我才逃过了这次。”
他叹口气,接道:“不过这种事怎么逃都逃不过的。街道那边召集我们这一帮人去办事处听讲座,就是他们家里头,我们就坐在那个炕炉上……”他一边说一边比划,也没比划得特别形象,干脆放下手继续讲。

“炕炉烧的特别热。讲完之后啊,我就实在忍不住了,就抬了一下屁股,你猜怎么的?”
“怎么了?”
“他们,他们全开始鼓掌!啊呀…… 好像在庆贺我有这个自愿参军的觉悟似的!把我推下炕了,然后逼我宣誓啊什么的……我可懊悔死了!当时怎么就没多忍一会儿……但是话又说回来,您知道听到后来那烧得有多烫吗?活活能燎掉一层皮呀……我怀疑他们……”

他努力地描述他的可怜。这时我却对他反感起来了,这样的人在战场上应该活不太久吧?我猜。

最终事实验证了我的话,他在行军过程中就逃到荒山野岭了,想是死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