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科学家的怪癖

搞科研的米和搞科研的苏,苏第一人称

“你怎么还是像个上世纪的人。”
听听,听听他这话!一副娇生惯养的资本主义样子。在他眼里可能“上世纪”跟“中世纪”没什么区别吧。前天他还评价我是个“怪人”。
“你理解不了。”我道,“你不会理解我的……时代,孩子。你以为那个时候只是没有手机可玩而已?”
琼斯耸耸肩道:“得了吧,收收你那称呼。我们的年龄一样,谁算不出来你到底多大,都是这最小的……”
“不,我是这里年龄最大的。贝什米特的出生日期也没早于七五年。”我强调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不过我觉得我说的没错。
“你既是二十岁又是四十二岁。”他摊手。
“这就是了。”我学着他的样子摊手。

我现在还像上世纪的人么?我心疑。哪里像?
“着装?说话方式?”这是琼斯给我的两个词。

他大概没说错,因为我现在的衣服都是九三年前买的,说话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的事情,实质上我对“真正成为一个现代人”也没什么兴趣。这样看来这两点根本不足以成为麻烦。也远远不够评判我是个怪人。

我是个怪人吗?脑子里突然过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觉得我不太奇怪,一个普通人罢了。一个不活在当下的普通人。

思维方式或许有点怪吧。我想。学生时代的时候做数学题,几何作业用代数方法解,代数作业用几何方法解,答案倒是差不多都对。虽说这两科不分家,但这两个老师可是够讨厌我的。

“对了,你还是不吃饭?”
“哪有时间吃饭,我打过葡萄糖了。”我扬扬左手上的针眼。吃饭很可能把实验台弄乱,这样的事情最好避免。

“我每次都以为你在吸毒。”他调笑道。
“我觉得美国的吸毒率比较高。”
对了,这大概也能昭示我是个怪人。我居然开始承认琼斯的玩笑,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

“布拉金,听我说,我认真的。”
“请讲?”
“你真的不觉得你的实验室有点闷吗?”
“不闷,谢谢。”我转身回到座位重新盯着屏幕。谁想他直接走到窗边拽开了窗帘,挂环和金属管摩擦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
我心头火起,直把窗帘拉回去,两次扯动估计把它积的灰都抖干净了。此时我只看到了琼斯的坏笑。

“说实话,你为什么拉窗帘?星空多好看啊?”
“我记得美国很注意隐私。”我强压怒火。看到星空引起的恐惧还没散尽,情绪十分不稳定。
“只是关怀,不过你不爱说就算了。”他耸耸肩。
“……如果你认真思考过宇宙文明图景的话,症状跟我是一样的。”

“思考这东西有什么用?敬怪胎。”他把手里的可乐罐子举起来,顺便扔给我一罐。
“你也是。敬怪胎。”我拨开可乐的拉环。


注:
伊利亚的年龄问题:伊利亚在九三年开始冬眠,一五年醒来。
……至于为什么人类会在九三年搞到冬眠技术,谁知道呢。
文中有(不影响阅读)的三体内容。(差不多两句)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