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春待无差,警察AU

伊万一视角。
暂且算是给自己的新年礼物。

“招了吗?”审讯室门口的警卫问我。
“慢慢来……您看他才多大?没必要像以前那样严刑逼供……”我答道。
“琼斯怎么处理呀?”这人眼里头带着笑,是想讽刺我了。琼斯是最近才进的局子……不,最近才当上了警察,上司把他指派给我。可这小子什么都不会,就是天天捧着点儿垃圾食品到处跑,有好几回差点误了案子。
“他……”后续的内容我考虑了好几秒,“再说吧。”我终于是想不出来他该怎么办。
“您是去吃饭吧?”他改了话题。
我点头。
“他怎么办?”说这话时他指着门,是问我那个十六七岁的小犯人。
“他饿不死。”该让这种孩子吃点苦头。

案子很简单。不过是一家珠宝店被盗,团伙作案结果除了一个望风的小孩儿什么都没抓到,局子这效率可是绝对令人折服!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从他口里问出货来,比如你们老大是谁啊帮里多少人啊这种问题。当然他的等级不也只够望风么?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本来也没希望问出什么。
这种人我见得最多,不想给他们干活但也不敢向警方透露什么,就怕老大搞死他。可见这个老大修的不是人才管理,要不然哪儿来这样的小弟?
不过我是警察,巴不得他没学过,小弟一个个都愤青似的非得折几个同事不可。

审讯里头有一招叫拉单子。就是把跟案子有关的,八竿子打得着打不着的问题都列出来,真正有价值的藏在中间,打乱顺序把整个单子捋几遍,看看哪些地方有出入就知道这人怎么回事了。对这种没经过训练的最好使。上午捋了两遍,已经有了些端倪。
现在最重要的是,千万别有人来误事。我一边想,脑子里一边播放着琼斯的笑声。

——

“让我进去!我也要审!”
……果不其然。这时警卫死死拽着个人不让他进审讯室,这不正是琼斯?我的脑仁有点发疼。
他看到我就摆脱了警卫的束缚冲向我。
“布拉金斯基警官,我也要审他!”
是说年轻人想要锻炼机会是好的,但也不能这么要。琼斯简直是个经典且生动的反面教材。
“不行。”我否决了他,“下次找个扛得住折腾的给你当小白鼠,这个还有改造的机会,所以不行。”
很显然我在努力找理由,因为上次审讯我也是这么说的。
他正想出言反驳,身后却传来一阵高跟鞋声。是上司路过。
她用眼神问我怎么了,我给她解释了情况,其间夹杂了无数对琼斯的不满。
“可以。”这是对琼斯能否进审讯室这一问题的答复。我不再说话,上司被人戏称“女海明威”,她是绝不肯多说一个字的。
我只好长叹一声打开了审讯室的门。
“你们不是以人为本吗!……这都几点了还……”
我在进去的一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反身退出门去,连带着把琼斯掀出去,还打断了犯人的话。这个计划可行性非常高,但前提是。他刚才没看见琼斯。
我跟琼斯说了这个计划。一会儿就要看他的演技如何了。

——

“没饭吃就是没饭吃,饿着。招完再吃。”这是我进门第一句。琼斯紧随其后,刚进审讯室就四处看,像乡下人进城似的。
琼斯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道:“警局不是以人为本吗?怎么还饿他?”
“以人为本是对于人民来讲的,您面前,玻璃后边坐着那位是人民的敌人。”
“那他也是个人啊!”
“坐下,我是上级。”我结束了这段对话,开始准备问问题。
“咱们开始。当时珠宝店的卷帘门……”
“不行!”琼斯拍桌而起打断我的问题,“即使他是犯人也不能这样!”
我冷笑,对他翻了个白眼:“好,您来审。到时候扣的是您的奖金和工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说罢我甩门而去。
接下来就看他的了。我快步走到监控室去看他是否胜任这个角色。说来他们年龄好像也相仿,建立关系应该很快。

“什么人呐这是,对吧?”他对小犯人展开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老头儿都这样,不用管他。”
我心想还是扣他奖金的好,因为我才二十三,不是老头。
然后他到玻璃后面去,直接接触他,道:“他们那都是老一套了,我是美国人,我们向来都是特别自由,你知道吧?”
这小伙点点头,看样子美国大片看了不少,我都不好意思说那其实就是文化侵略。
“我站在你这边。你该保持沉默就保持沉默,该不说什么就不说什么,我还是可以保障你的人权的。”
孩子在局子里举目无亲呐,可算找到个对他好的人了。
然后琼斯看似随意地问了他几个问题,但我知道那都是单子上打了星号的,就是他模棱两可的问题。现在他可算和盘托出,还加上不少对组织的议论和描述。

最终任务圆满结束。琼斯还勉强算是个可造之材。我下定论。他会有出息的,要是当不上警官,至少还能去拿个小金人儿。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