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苏德战争开始前几天的事情

梗:【他曾因信任你而怀疑整个世界。】
来源:名朋664费里。
独苏独,伊利亚第一人称。小学生文笔。
不嫌弃就GO↓

“现在所有消息都在说明德/国要出兵……伊利亚,我想你知道这点。”伊莲娜明显是生气了,她都没有叫我“伊廖沙”。
他不可能出兵,那些谣言只是反苏反德者的可笑伎俩而已。我对自己这么说,也对很多人这么说。先头还有人表示些许赞同,可现在?他们都认为各类所谓间谍送来的“机密信息”和德/国逃兵说的话是正确的。
可笑,话语是最不可靠的信息提供源,他们居然不相信现实而选择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让我好好想想。”我低着头对她道。
她盯着我,和我同样亮紫色的眼中溢满了怀疑、不安和担心。看着这样的眼神我打心底里心疼她,但我还是选择相信路德维希。
我往前走一步靠近她,低头在她头顶印下一吻。“没关系。”我道。这话显然不合时宜,可我想不出别的词句来安慰她。
“我希望你能想明白,伊廖沙。”她退出去,我分明听得她按门把手时,锁芯互相撞击了不止一下,是她的手在发抖。
她关上门。几乎是在那声门响的同时,我就瞬间脱力,一下坐在地上靠着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怎么会不知道那些情报?
苏维埃所有情报站都拍给莫斯科同样的信息,各方面——包括丘吉尔也向我们诉说同一个情报,就是德国要攻打苏联,他们甚至还加了一句“在6月22号。”
“如果他们坚持说假话,那么他们就不是情报人员,而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现在只有上司和我在同一战线了。我听到他这话时心中甚至有股暗喜在跳跃,他是个明白人。
“他疯了。”
“斯大林疯了。”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聚到一起,嘴里吐出的都是这样的词句,无一例外。
他才是唯一的正常人!我甚至想朝这些人大喊来宣泄我的不满,理智最终胜利,把我将出未出的吼声死死扣在喉咙里。
我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埋在椅子里抬头望着天花板,我见它白得毫无生气。
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宜他开战。脑子里的思考似桃核般滚来滚去都是这一句话。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够了布拉金斯基。你相信的是路德维希,而不是你自己。自欺欺人比任何行为都愚蠢。
你说的对极了。我低头苦笑,对自己说。
我目前最相信的情报源……
不。我目前最信任的人的确是他。
弱小是孤独惯了,就有自己和自己说话的习惯。
信任他更甚于苏维埃最优秀的情报局?
这个问题实在尖锐,我甚至张不开口来回答。但很明显,我的所作所为都向它大声宣告了答案。
我信任他更甚于苏维埃最优秀的情报局。
我听见自己明确说出来的话,脑子“嗡”一下停止了运作。
怀疑自己而去相信敌人,这听着有点玄乎,更多的则是愚蠢。
我扯过一张纸来铺在桌面上,试图用乏味的工作来麻痹自己,使这桃核从我脑中滚出去。
握着钢笔,笔尖在纸面上空悬停住,不知要做什么。
那练练字吧?
“……:你好。”
信?这可有意思。虽说你好二字前面的空白有些扎眼。
当是给神秘人写的好啦。
“我现在开始怀疑一切。”
从笔尖流出的蓝黑墨水不受控制地流淌聚散成我本不想坦率说出的词句。但其实这样也好,至少没有自欺欺人带来的难受感觉。
“一切可靠的信息来源所说的情报,我哪怕一个字也相信不了。包括什么国/家机密情报机关。”
“他们都说德国会在6月22号出兵攻打苏联,并让除了我和上司之外的人全部相信了。”
“但不管它多么可靠,”
笔尖这时顿了一下,在纸上留下一个不大的污点。想到后面要表达的内容,我下意识咽口口水,才接着写道:
“我也认为它是假消息,因为”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我的手指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笔尖也依着手的动作在空气中颤动不停。
“我信任路德维希。”几乎使了全身力气,我才在纸上写下这句话。终于最后一个字母在笔尖下滚出,我像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似的,把钢笔丢在桌面上,任它自由弹跳几下后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