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他是龙

我都不好意思写这个题目……
文笔需要改善,剧情我照抄的原作。
我觉得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
占tag,抱歉。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龙之歌》
【龙抓走姑娘之后就把她焚烧,在她的骨灰中会诞生小龙。】
那个黑暗的时代给人们所留下的阴影不过两代就已经荡然无存,斗龙士的子孙毫无建树却也高管厚禄地享受着公爵待遇。
有着繁复暗纹花边的白纱罩在她的棕色长发上,鬓边的天竺葵被摘下,替换成金银的饰品,反着光,晃着人眼。
她强烈反对给她编头发的伊什特万拿走发夹,并死命保护着它,却被和伊什特万串通的尤利娅偷偷拿走了——噢上帝,她现在都没有找到!尤利娅到底把它放在了哪儿?
发夹是骑士送的,她喜欢骑士,骑士也喜欢她,她曾跟国王提过想和基尔伯特结婚,却被回绝,因为什么——什么政治原因?她一点儿也不想听那东西。
少女躺进小舟,周围布置着各类装饰,脸颊两边的船舷上放置着两点蜡烛,火光微弱,什么也照不亮。
几个人把小舟抬起,周围的亲友国民把珍珠链子,金银饰品放在她身边——大概是份子钱。
结婚仪式的习俗是把姑娘的船放在湖里,由丈夫扯着绳子把她拉回来。这本来是古时候召唤龙的仪式,龙只有得到最漂亮的女孩子做祭品才不会兴风作浪。区别在于献祭没有绳子,和结婚不唱龙之歌。一叶扁舟飘荡在湖面上,周围的人吟唱着龙之歌,当蜡烛被龙所卷带的劲风吹灭时,她就被带走了。
伊丽莎白躺在船里,人们把她轻轻放进湖,待到她飘到湖中央时,绳子就交到了新郎手中。
新郎像个小孩子似的,有一绺桀骜不驯的头发在耳朵边上打了个卷儿翘了起来,就算是结婚这样重要的仪式他也没有强行把它压下去。
他手里拿着绳子,慢慢的往回拉,两边的卫兵把自己的长矛立在面前,用矛杆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地面,随着敲击声响起的还有龙之歌。
费里西安诺的父亲告诫他,为了彰显我们是斗龙士的子孙,在你把她拉回来时必须唱龙之歌。
龙已经没有啦!最后一条被你爷爷杀死了不是么?说着他指了指凯撒的灵位。
伊丽莎白在船里感受着水的气息,还有旁边蜡烛燃烧的味道,修女向自己泼洒的浆果味道,她已经感觉到有人在把自己慢慢拉向岸边,随即听到的还有龙之歌,她霎那间甚至觉得龙会来,但是忽然回过神来,他是斗龙士的孙子,要祭品怕也不会要她。
她闭着眼,畅想着未来的生活却屡屡失败。她知道她爱的是基尔伯特,除非再遇到比基尔伯特更好的人,她说不定会改变主意?
总之不是费里西安诺。倒也不是说他性格不好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伊丽莎白总觉得这种男孩子适合当弟弟,而不是什么丈夫。
但是晚啦,再过几十秒,等到她抵达岸边,二人就要交换誓言啦。
伊丽莎白猛地睁眼,看到原本瓦蓝的天空转暗,变成多云,她暗自祈祷着不下雨——没人会喜欢在大雨滂沱之中结婚。
忽然脸颊两旁的蜡烛被劲风吹灭,她一下子就回想起来那些传说——龙会掠走漂亮的姑娘做祭品……
看着天幕上出现的黑色斑块,她像早就知道这会发生一样勾起唇角悄悄露出笑容——哎,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想结婚的?
不出意外的,它的爪子攥住了她的腰,虽说有点疼吧,但是听着着底下的人的尖叫——尤其是国王,不是挺好听的吗?她这样想,在不至于掉下去的幅度内伸展着躯体打算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免费空中旅行。
虽然可能是单程车票。
————
时间不长就到了孤岛,龙把她直接丢到了一个深深的凹坑里。
当她从昏迷中苏醒时她发现了自己正在一个绝望的境地徘徊,于是开始四处大喊并希望有人能来救她,她甚至搬出了国王和费里西安诺的身份。
“总会有人来的”,她这样想。
终于时间磨平了她的幻想,她坐下来靠着石壁,全然不顾白色的衣裙被土弄脏。
“你是谁?”
她听到一个经过多重回音,已经变得不太真实的声音。
这里有人!她有些开心,回答道:“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旋即她问道:“那你是谁?”
“我没有名字。”
她这时发现声音是从石壁的一个巴掌大小的裂缝里发出来的,便凑近去看,看到半张脸。瞬间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她心里奔流起来——他是基尔伯特!
她喊出了基尔伯特这个名字,并打算开始向他抱怨,可还没道出第一个音节就被打断。
“那是谁?”
这时她忽然反应过来,二者的声音有些许差异,那人并不是基尔伯特。
“失态了,抱歉。”
她端着公主的矜持,话语间毫无歉意地说道。
————
“我们必须去救她!”
基尔伯特一拍桌子站起来,桌上的物品都轻轻跳起,旋即国王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他这才重新落座。
“据说有真爱才能找到那个岛……我爷爷也是这么找到的呢。”
“那还等什么!出发!”基尔伯特站起,不顾国王的意见走向门外。
他扯上费里西安诺,道:“你俩都要结婚了,要是敢告诉本大爷你俩不是相爱的……我就不让你们结了,大不了一个抢婚,哈。”
费里西安诺默默低下头,他真的不敢确定伊丽莎白和自己是否相爱。
————
“我不需要名字。”
隔壁的那人道。
伊丽莎白尝试了无数次爬上去,但怎奈她不是专业的攀岩运动员,自然上不去。
“没有名字别人就无法称呼你呀。”
她放弃了爬上去,转而坐在石壁边和他说话。
“这儿除了你没有别人。”
“可我需要称呼你!要不然我给你起个名字算了?”
“好。”他答道。
————
海边的风吹拂着她的脸颊,扬起她棕色带卷的长发,伊丽莎白闭起眼睛专心感受着风声。
她已经来到这里好几天了。
没有被烧也没有被杀,尼可拉斯不想做龙,他只想当个人,这或许是她的幸运。
尼可拉斯说,斗龙士会听到姑娘的爱心所指引,也就是说姑娘若是深爱他,他就会找到龙岛。
如果他来了,我会放你走。他承诺道。
————
“那儿有沉船!我想我们需要改善一下生活,如果你我需要住在这里的话。”
伊丽莎白在船里找到了不少布料——里面甚至还有丝绸,还有衣服。
“这下不用继续穿着这身已经脏的看不出来的白嫁衣了。”她想。
把岛里的庇护所装饰得漂亮是个有难度的活计,但是伊丽莎白完成的很好,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感激自己幼时学的色彩搭配。
————
“龙能看见风。”
“可是人类看不见。”
“我教你。”
尼可拉斯手里拿着花瓣,向天空中一扬。
花瓣雨随着风飘,它们像半空中飞着的精灵,翅膀颤抖着,直到飞出二人视线。
————
“他们来了!”
伊丽莎白站在海边,看着渐渐靠近的小船,待到影像渐渐清晰,她看清了船中有基尔伯特和费里西安诺二人。
身后,尼可拉斯突然化成龙型,气浪把她掀翻,直冲着小船而来。
基尔伯特毫无惧色地站起,举起骑士剑准备与它一战,用力斜划响起破风声,龙展开的膜翼被砍断,血肉撕裂的声音带着腥臭的血液味道直冲二人,费里西安诺一下翻出小船,跑到伊丽莎白所在的地方抱起她,又迅速跑回船,把伊丽莎白安置在安全的地方,旋即冲到基尔伯特附近,看他和龙厮打。同时他没有闲着,抽出自己的剑,在它后腿处不断削着,也造成了一定伤害。
基尔伯特趁它吃痛踩上它翼上的骨头直接跑上它肩,剑锋刺进关节处一拧它便脱臼,正打算直刺咽喉的动作忽然僵住,而后便是由腿传来的剧烈撕裂痛感,转头看了看,是那恶龙的尾巴刺进了他的大腿,无法保持平衡便摔在地面,从高处坠落的冲击让他感觉似乎有几根骨头断了。睁眼一看是龙大张着的嘴和将要喷薄而出的火球。
想要提示费里西安诺快带她走,这龙我无法制服,想必你不行。可是发现肺部像是破了个洞似的,呼吸都像个破风箱——说话就更不行了。
伊莎,本大爷不能保护你了。
————
“ve……”费里西安诺手里攥着剑柄,却不自觉的开始手抖,剑尖随着他的动作开始上下抖动。
看一眼伊丽莎白——还好,她还是在那个绝对安全的地界,现在轮到他来当斗龙士了。
他闭着眼睛随意把剑戳进了一个地方——说不定时它后腿的某块肌肉。
这时,尼可拉斯倒下,化成人型。
费里西安诺无暇顾及其他,迅速带着伊丽莎白返回。
岛上只剩了尼可拉斯和基尔伯特,区别在于一个是昏迷,一个是死亡。
————
你听说过这样的传说吗?
魔龙是会认人的,杀他的人的阶层等级若是低,龙就无比勇猛,人类不可能杀死;若是高——例如王子之类,龙就不堪一击,只是体型庞大的绣花枕头。
————
有着繁复暗纹花边的白纱罩在她的棕色长发上,鬓边的天竺葵这次没有被摘下,绢花中布料重叠的小缝隙落了些许灰尘,这发夹是她用来缅怀基尔伯特的。
少女躺进小舟,周围布置着各类装饰,脸颊两边的船舷上放置着两点蜡烛,火光微弱,什么也照不亮。
人们把她放入湖中,准备第二次婚礼,一个骑士的死亡在民众眼里无足轻重,或许以后他会被编进斗龙士的童话书,但总归不是现在。
修女们往湖中扔血红的浆果,有些掉到船上,成为纯白嫁衣的绝佳装饰。
绳子递到费里西安诺手中,他依旧慢慢往回拉。
伊丽莎白脑中的记忆正不断撩拨着她的神经,她发现她爱的是龙,她爱的是尼可拉斯。
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离不开尼可拉斯了。
她缓缓从船中站起,身上的浆果有些掉落在船上,有些掉在水中。
“我不爱你!”
“瓦尔加斯!……我不爱你!”
她重复两遍,生怕别人听不清。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空旷的湖上响起她的吟唱。
她把手抬起,闭着眼,静静等待着尼可拉斯。
船舷上的蜡烛猛地灭掉,她睁开眼,看着天幕上出现的黑色斑块,像早就知道一样勾起唇角悄悄露出笑容——哎,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想结婚的?
————
“那太好啦!”
费里西安诺笑起来,看着面前的人——路德维希。
“你看哦,伊莎姐姐就算走了也没有用啊,联姻一样联,这就需要在他们国家再选一个妻子对吧?我就能跟你在一起啦!你是最好的骑士呀!”
“国家真是胡闹。”
他没有反对,反而对费里西安诺笑起来。
————
尼可拉斯死了。
当伊丽莎白看到的时候她瞬间就明白了——龙没有祭品怎么活的长?她宁愿被烧死,也不想看到龙死。
她期望他在天堂过得好。
————
亲爱的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展信安。
我现在在天堂过的很好。这里有很多人,你认识基尔伯特吗?我们现在成了挚友,这里还有老斗龙士,我们在一起也不计前嫌,天堂的酒也很好喝。
违反了自己的誓言我很抱歉,但当时真的是龙的本能使然才去攻击他们,希望你能理解。
不清楚能否寄到人间,先写几个字试验一下吧。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于天堂。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