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随笔

      我不礼貌。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礼貌的人。我表现得很好的原因是我会“背公式”。
      比如第一个公式:别人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过年的时候母亲会很贴心,她告诉我:
      “这是二舅姥爷。”
      “二舅姥爷过年好。”我说。

      “小舅姥爷。”
      “小舅姥爷过年好。”我说。

      “三舅姥爷呢?”拜过一圈之后我悄悄问。我知道没有大舅姥爷,他似乎确凿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死掉了。
      “三舅姥爷就是你姥爷。”

      “好。”这时我就开始数压岁钱。薄薄的几张,还没有三岁的弟弟收的多。也很正常,他是男孩,而我是他姐姐。女孩就是注定比男孩受关注少呀。我的物理老师,很漂亮的年轻女老师说:“女生学习一定要比男生好,一定要。男生女生就业压力绝对是有区别的。多少岗位根本不要女生?多少公司给男女生的工资有差别?你确实才上高中,但是这些事必须知道。”

      第二年我还是照旧问:“三舅姥爷呢?”
      母亲还是照旧答:“三舅姥爷就是你姥爷。”

      第二个公式是:末位定律。在列举的时候要把自己放在最后。我得知“应该这么做”是在小学课堂上。我的老师,一个中年男子夸我们的一个女同学。他说:“我上次随口提到‘咱班姓于的很多啊。’她说:‘是啊!有xxx、xxx、xxx、xx、还有我。’看人家多懂事。”(小学同学的名字我忘的一干二净,迫不得已如此代换。)
      我并不确乎明白为什么这就叫“懂事”。总之“懂事”就是“好”,我照样记下来没有错。我记:要把自己放在后面。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也会强迫自己说:“他和我。”即使我知道我的学识素养地位都比他高出一截,我也得这么说。这是“礼貌公式”。

      第三个就是不能拿别人的缺点开玩笑,但别人可以拿你的缺点开玩笑。即使我生气了,我也要忍着。因为这种事情发火显得我很开不起玩笑,事实上我确实很开不起玩笑。但开不起玩笑的人似乎不应该存在于这个“说自己大大咧咧就可以随便开别人玩笑并且别人生气了就是不对”的世界上。于是我为了活着,要装出一种“我开得起玩笑”的样子。装这样子痛苦,但我想要活着。

      第四,在网络聊天中,决不能带句号。我喜欢带句号是因为不带句号的话不完整,而别人不喜欢句号是因为他们“觉得”句号“看起来”很“高冷”。这样模模糊糊的理由不充分,但这属于大多数人,大多数人就是要轧过掌握真理的少数,所以带句号就是错的。
      我发现“大多数”的真正含义用了十四年(从出生起开始计算),习惯它用了两年,我希望这以后我用一百年也不会接受它。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