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Higher!

      “我想要……上去……”
      “上去……”
      它占据了我的脑海。我心里只想“上去”。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我遭遇了野兽的袭击,野兽跟我们很像,只是没有翅膀,还长着兽耳,是兽人种——未开化的牲畜罢了!我一直这样认为。只是我们部族内部空虚,只有我在照顾使用“天击”后虚弱的娜何莉尔。阿兹莉尔带着所有人出征去,甚至带上了未长大的吉普莉尔。
      我隐隐猜出来,他们是要毁掉我们两个。我的思维太过空泛,不去关心斩杀巨龙也不关心同族人收集到的首级,我总是望着天空,被黑灰盖住的天空。娜何莉尔久病不愈,四个天翼种的精灵回廊连起来都没有治好她,只能是放弃了。天翼种,杀神的尖兵!我和她这种个体是不能存在的。

      我看到娜何莉尔在哭泣。她轻声说:“你们照顾好阿兹莉尔和吉普莉尔,不要使用天击,天击会死,不要太在乎收割首级,不要联合挑战上位种族……”
      她把我一个人当成了部族的所有人。她已经迷糊了。
      她说的句句在理,可是部族人句句不会听。我们是杀神的尖兵!飞行速度无与伦比,到过一次的地方就可以瞬移,我们的外表出众,腰际或黑或白的翅膀柔软有力,一发天击可以毁灭森精的国都,我们联合二百人收割巨人种和龙精种的头颅当做装饰……
      可是这些东西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一味的躺在地上望着星空。阿尔忒修创造天翼种只为了杀神?他没有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儿女,而是当做获得星杯的工具。获得星杯就可以成为唯一神。他的心里面只有唯一神的宝座,而没有天翼种

      “娜何莉尔,我要走了。”我轻轻说,“你好好休息。”
      我的心里没有娜何莉尔的位置,她于我并不重要。我只想着星空,我想碰触它,我想感受它。我想知道为什么它整个夜晚都在移动,自东向西,自一个战场到另一个战场。我想真正的唯一神是星空……星杯的主人可以换,但星空永远还是那片星空。它睥睨着我们无谓的战争。阿尔忒修,我们的父亲,敌不过星空。

      我开始攀登。我攀上最高的主峰,那是星杯所在的地方。天翼种的飞翔上限,我没有尝试过,现在是时候了。我现在回到部族,一定是被兽人种杀死,我一个人抵不过他们整个种群的进攻,不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放手一搏。我已经被天翼种排出去了,现在是为自己而活的时候。

      更高,更高。天翼种不需要呼吸,但我也能感觉到空气的稀薄。翅膀上的精灵回廊闪闪发亮,我知道它们正在尽全力。我往上飞——五千米,五千五百米,六千米。精灵的力量快要用完了,我着陆,踩在陡峭的崖上,决定爬。星空还是那么远,暂时够不到。如果有下位种族看到我这样子一定很惊奇,一个普通天翼种居然想去拿星杯?但他们错了,我的目标永远不会是星杯。我看到幻想种和龙精种在我的身下飞翔,我知道我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最适高度。

      六千一百米。我的手被割破了,精灵在刚刚的飞翔中几乎已经用完,没有办法去更新,于是我也不能治愈它,但是没有关系,我还可以往上爬。

      六千二百米。空气快消失了,我几乎已经穿过了五层云层。上面没有云,但我还要继续往上,我知道星空在云的上面,在黑灰的上面。

      六千三百米,六千四百米。我的体力和精灵已经全部耗尽。我还没有够到星空吗?我连一颗星星都没有碰到吗?仅有模糊的意志力支撑着我,我的手脚都已经没有知觉。身体变得沉重,好像是一个人类种。人类种……拥有说话特技的猴子。原来天翼种体力耗尽剥下精灵后也与他们差不多。阿尔忒修创造的尖兵也只在种族序列中排第六。

      六千五百米。上去。上去。我再也无法思考,我的脑子里只回旋这一个词。上去。

      有人拿到了星杯。这是我最后看到的。我经历了六千七百米的自由落体后被托起来,放在了海滩上。是唯一神。
      “复制他的核酸序列。想要碰触星空的生物,好基因。”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