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什么?黑兹利特不存在?”

      “不存在就不存在。”我暗自嘀咕。黑兹利特怂恿艾森豪威尔进入军界……艾森豪威尔进不成军界,当不上美国总统,这个蝴蝶效应说不定能让苏联赢得冷战,或者更好的结局——比如地球毁于核大火。
      没有战争的世界就是无聊的世界。这就是我的想法,之前在量子计算机上建模拟宇宙的时候我也是保持着这个美妙的理念。模拟宇宙中的星球大战导致宇宙加速坍缩或者干脆降维……这件事并不像听上去那样无聊,虽然向人说明这一点很难。无论怎样总比现在七十亿虫子爬满地球的结局要妙吧!

      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告诉我:必须让艾森豪威尔进入军界,历史不容更改。马克思同志怎么在十九世纪就看到了未来会有这么一帮修改错误历史的家伙呢?我叹道。

      什么是对的历史,什么又是错的?为什么我们非要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所在纤维*里的历史才是标尺?这是我被骗进组织时就思考的问题。
      但我明白任务就是任务,马克思就是马克思。这两者都不容我质疑。地球该爬满虫子还是得爬满虫子,要不然我这只虫子说不定没法出生。

      “其实重点根本不在黑兹利特上,是不是?他存不存在是死是活都不重要,我们需要的是艾森豪威尔进入军界。”
      “非常好的分析。”柯克兰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张推荐信,直接把他插进军队,万事大吉。”

      “去吧,铀。”他用我的代号调侃道,“7925号纤维需要你。”

      “我讨厌传送。”我站在传送阵里道,“好像那个关于船的悖论一样:‘它逐渐更换了所有的零件,一个老的都没有放过,那么顿河号还是顿河号吗?’……噢,顿河号是我瞎起的名字,我知道原来的不是这个。你们这个传送真是太戳伦理学家高潮点了——把这边的我毁灭,再在那边把我3D打印出来。我还是不是我?”
      “你话好多!”负责传送的姑娘瞪了我一眼,我便不再说话。我还是不是我?真是好问题,可以和“我是谁”“宇宙的意义是什么”“今天晚上吃什么”三大哲学问题相提并论的好问题。

      哎,艾森豪威尔时代的美国。我只在假扮КГБ的任务中来过一次,这算第二次。我历史学得一塌糊涂,美国的时代分不太清,艾森豪威尔是谁也是只有一点点印象……说实话,在我上学的时候我一度以为艾森豪威尔是个地名。
      那么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去玩低配版文明6**吧。我把征兵令塞到了他家门垫底下。

*详见刘慈欣《纤维》一文。简单来说是平行宇宙的另一种称呼。
**低配版文明6是指阿列克谢在量子计算机中运行奇点数学模型使之大爆炸,这样随机生成的宇宙,在那中间寻找并观测新生文明的“游戏”。低配版是因为生成一个有大量物质的宇宙很难而且找到文明也不容易。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