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未完。这是上篇。

下篇链接在评论区。

      暗香接到悬赏令已经很久了,只是现在才等到机会。只见少林站在一处破败的寺院前默默扫着地,暗香感到现在不出手就不会完成悬赏了。这和尚为什么被悬赏她也好奇,不过最重要的是杀了他而不是索问原因。

      暗香隐了身一个箭步冲去,没有被发现。她拿出武器试图速战速决。兵刃划破袈裟刺破皮肤,他却没有反应,只是冠下的面庞泛出浅浅的一抹笑意。暗香一怒下杀手,直向少林喉咙捅去,千钧一发之际手腕却被拿住——暗香一惊,他怎么会看到自己?来不及思考太多她就被顺势撂倒,隐身被破开。

      “施主快起,没摔疼吧?”少林蹲下,左手在胸前竖着,算是半个合十。暗香带着面纱,他并没有看清自己。暗香再次隐身,一跃而起打算再次击杀少林,不想又被他的动作掀到地下。
      这秃驴到底吃什么的?她心里惊讶,硬吃了我这么多伤害还能把我打躺下?

      “施主,贫僧看不清你是男施主还是女施主,我就先不动你了。看你伤势应该可以自己起来,阿弥陀佛。”
      这和尚找打吗?暗香心中怒火再次升级。切不动也就算了,居然说话也这么让人窝火?……他被通缉的原因暗香也算猜出来一点半点了,多半是因为太耿直吃亏了吧。

      “哎施主你怎么不起来?”他又问。之后不由分说背起暗香,安置进这破庙。“身子弱就直说,贫僧出家人一定会出手相助……”
      兵刃再次刺向他喉咙。少林的双手都扶持着暗香身子,暗香想这次可是结结实实的一击——
      金属碰撞声。
      怎么回事?难道不该是刺破血肉的声音吗?
      “施主,别搞突然袭击,很吓人的。”是他脚踢禅杖下端,禅杖倾斜,暗香的刃直接硬刺上了禅杖上段。

      “你武艺高强还无心害人,为何有人悬赏你?”暗香连续吃瘪,打算把暗杀计划往后放一放。
      “阿弥陀佛,罪过啊。我见县令的儿子在强抢民女,就把他打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只剩一口气,我就主动把他送医寮去了……幸好是没有杀生,我出手不知轻重。”
      您确实出手没有轻重。暗香腹诽。“大师是怎么看出我的隐身的?”

      “阿弥陀佛,庭前叶落归根,贫僧正悟禅,物我合一。似乎有所感悟时,身旁多了一阵风。而且……”他欲言又止,暗香想这莫非是重点,道,“而且什么?”
      “唉,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身上的气味很好闻。”
      “哦?……是这股气味?”暗香伸出胳臂圈住少林脖子,肩膀靠在他后背。暗香也不知自己身上有什么气味,不过贴近距离对暗杀来说自是好的。
      自己身上有什么气味暗香不知,可和尚袈裟那股浅浅的檀香味她可是闻了个真切。确实蛮好闻的。

      “施主……施主自重。”他施个半天也没憋出什么有营养的话来,暗香只觉有趣。

      “哎?什么呀?我好像没听懂。”暗香装傻,愈靠愈近,几乎要把胸膛靠在少林后背上。

      “施主,此是贪爱,爱不得。”少林突然转身把暗香压在床上。暗香端详他脸,这和尚长得还算可以,算个清秀,不知为何出家。暗香呼吸着少林的呼吸净化过的空气,脸开始泛红。她爱上少林了吗?她自己也不清楚。
      “爱不得。”少林重复。他缓缓起身,留暗香躺在床上。“睡吧,夜里有我守着。”

      “为何护我这个暗杀者?”
      “佛曰普渡众生。流芳百世、遗臭万年、好事做尽或是罄竹难书都一样渡。没有区别。施主,没有区别。众生平等,你要暗杀贫僧,自是有你的理由。”

      “贪爱是什么?”
      “佛学内容,明日一早跟你讲。”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