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太空电梯



      “那是什么啊?”我对伊利亚耳语。那个新来的小姑娘柳德米拉不知怎么回事,枪法、体术、甚至体能都不合要求。女杀手常用色诱,贴身暗杀用不了枪这可以理解,不过力量之类基本素质不过关也是不行的啊。
     她正练习绞杀。我见她拈着戒指上的假钻石往外一拽,好像出来一根线似的东西(太细了看不清楚),只轻轻一缚就把整个沙袋干净利索地劈开了。那肯定不是压强作用,我觉得她施力不够。除非线的接触面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怎么会有那种材料呢?

      “纳米材料。”伊利亚也用耳语向我道,“据说是用来做太空电梯的……”
      太空电梯……我想起来了。我入学之前就让社会吵得沸沸扬扬。它主要是一条类似缆绳的东西,联结地球和平衡锤,这中间距离将近四万公里。升降舱就以缆绳为基准运送货物到平衡锤港口处发射。事实上不是什么“发射”,而是直接把货物扔出去就好了。由于货物水平方向的速度由地球提供,达到第一宇宙速度并不难。
      吵架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钱。那将是人类制造的最巨大的物体,造价可想而知,造在哪个国家境内也是个问题。我不太关心这些,我只喜欢太空电梯本身的原理与应用。

      我进入这个暗杀训练学校已经五年,该毕业了。之后也没什么可说的——随随便便按照学校分配加入了一个组织,随随便便与柳德米拉结婚,随随便便过日子。加工的人很多,也没打算金盆洗手。
      这期间太空电梯落成在美国。

      “贫铀,你有任务了。目标是罗斯柴尔德,他近期要去月球度假,预计在本月10日16:00左右到达平衡锤港口。”在四万公里高的地方加工!第一次呀。

      是时我手里拿着柳德米拉的戒指到了港口。我像她一样拔下假钻石,只一挥就完成了加工。男厕所里只有我们两人,没人目击。让他们慢慢等罗斯柴尔德先生吧!
      我第一次用这东西,急速冷却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处理尸体和制造不在场证明的过程不再赘述,总之他们是当做意外处理了,现在就该回——

      怎么回事?我感到引力的消失。
      “缆绳断了!”有人喊。
      “断在哪里!”我冲去问那个前台。
      “不知道……我不知道……好像是……空间垃圾之类撞到缆绳了……”她吓坏了,声音在发抖。

      空间垃圾啊。我几乎都要笑出来了。罗斯柴尔德先生的尸体变成空间垃圾了。我反正处理得很好,是他的随从把他的尸体推到太空中,以为他能掉下去,掉到海里……他们不知道地球给他的水平方向速度会让他像卫星一样转,最后撞到缆绳上!

      飞吧。平衡锤飞上遥远的太空,我将随之葬在太空。绝对零度和强烈的射线会洗刷去我手上的鲜血。缆绳断裂、失去平衡、坠落,四万公里环绕地球一圈……

      “我们死后会到哪里?……”一对小情侣在拥抱,那个女孩子问。
      “柏拉图的理想国。”男孩子亲吻她的头顶。

      柳德米拉,我不会在理想国,我在死无葬身之地。我盯着远去的蓝色星球,用目光告知我的妻子。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