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末日战役


      “‘顿河’号TY238*战位,横纵确认无误,已就位。电磁武器系统良好,待命状态。请指示。”
        “请保持待命。”舰长的声音从麦克里传来。一堆套话。这种阅兵式结构的站位,两千艘恒星级战舰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电磁武器部能干什么呢?想动用武器而不伤及同伴,难啊。

      两小时过去了,或许三小时。摄像机这才把捕捉到的三体探测器向全人类展示出来。它像一滴水银,它的外形是那么美,我没有见过任何一条曲线像它的轮廓所勾勒出的这样,圆润而富有生机。那是三体的探测器吗?这简直就是送给人类的捧花呀。
      我把这话告诉了阿列克谢。我们现在正在连线中,作为电磁系统和探测系统的守备人员,应该保持信息畅通。
      “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你要说是捧花的话,我反而觉得人类这样更像捧花,你见过哪个花束只有一朵花?得像我们的舰队这样凑起来呀。”
      “有道理。”

      我们两个都是冬眠醒来的公元人,全舰也只有我们两个会说俄语。其他人说的都是现代语言,也就是中文和英文的混编语言。其他语言已经不存在了。
      这几百年人类到底失去了多少?仅仅是语言的消亡吗?可能无法计量。

      直播图像突然终止,耳机中随即传来探测器自毁的消息。……情理之中却意料之外。水滴原本被一艘小型战舰捕捉,它的爆炸引发了战舰的爆炸,从而许多一级警报响起,我于是陷入了分析工作。人工智能不一定那么智能,鉴别工作还是要人来做。

      “阿列克谢,分析一下可见光图像。电磁系统检测到左舷有异象,大致是……一块金属碎片?”
      “哪他妈来的碎片。”他骂骂咧咧地嘟囔,手脚却很麻利,几秒钟后资料就传来了。
      “定位!真他妈有个碎片来了!”
      不消他提醒,舰载AI早已自动瞄准了目标。……但怎么会有这样的碎片飞出来?大致辨认,似乎是前排“风雪号”的那个方向。

      “伊利亚,你看舷窗……”阿列克谢的语气有些不对,我调转椅子趴在窗上看,远处从左至右依次燃起一个一个的火球,速度极快,看样子是从编队的一角开始,现在已经快到另一角,起点处的核火球才堪堪熄灭。
      “核聚变发动机不是已经停止了吗?怎么会有……”
      “那哪儿是核聚变发动机的火球啊,那是整个舰体爆炸了!你看资料!……碎片就是它们的残骸吧。”
      我翻回凳子点开共享屏幕。根据数据确实如此,人类动用整个文明的科技造出来的两千艘战舰像一挂鞭炮一样炸了四分之一。

      “我有个发现,你能不能汇报给上级?……他们估计还在盯着雷达。”
      “我没有权限……你说说吧。”
      “可能是水滴的自毁引发了舰载AI的错误判定,然后“无限边疆”号弹出发动机,发动机轨道正好砸在“雾角”号的燃料箱上,这样就是我们看到的大火球。“雾角”号弹出发动机砸在“南极洲”号上,然后一个打一个……就是现在这样了。而且我觉得极有可能就是水滴改造了AI。”
      “你他妈的真是疯了。我估计汇报上去他们也不会受理。”
      他长叹一声不再说话,舷窗外,爆炸仍在继续,第二排也炸了个七零八落。第三排终于有了动作,缓慢地开始疏散,但没躲过它的命运,只是爆炸轨迹由直线变成折线。发动机能弹得那么准?阿列克谢的推测不无道理但解释不清。

      舱内开始慢慢出现一些小液滴。那是深海液,只有这种液体充满全舰才能进入最快的速度——前进四。这样看来“顿河”号也要疏散了。核聚变发动机的运转带来的重力加速度把我压在椅子上动不了,这表明现在舰体已经进入了前进三。

      “收到移动命令,去机库。”我摘了耳机开着超导腰带就往机库冲。到这关头谁还等液体充满啊?那时我们可就葬身核火球了。
      机库已经聚集了上千号人。通过他们的窃窃私语我拼凑出了真相——水滴没有自毁,是它通过撞击我们的燃料箱引爆的所有战舰。它在几十秒内干掉了第一排,其速度大概十倍于第三宇宙速度,同时还能以尖锐的折角直接掉头撞击第二排,并且完美解决邮差问题,一个不漏地解决第三排……这发生在两分三十五秒内。

     “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阿列克谢悄声说。他几乎与我同时赶到。
      “感觉人类灭亡了吗?”我打趣道。放眼望去,现代人几乎已经崩溃,有些甚至开始哭泣。——本来就是灭亡了!从三体的技术之海中溅出来的一滴水,居然能让人类的太空舰队全军覆没。与其相似的九个水滴正在赶来,体积千万倍于水滴的三体舰队正在赶来。人类就是处在灭亡状态。
      “不是。”他说,“是我感觉人类‘终于灭亡’了。好日子过了几千年,该滚蛋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