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魔鬼积木

米第一视角。

      我们,82空降师在俄克拉荷马州训练。我要在这句话里单独把82空降师提出来,再加一个重点号!
      我为这个名字而自豪啊。我参军不长时间就被编入了82空降师,这个最精锐的部队。难道我还能不自豪吗?这是美国陆军的刀锋,进入它是对我实力的肯定!

      我现在正期待任务。我来了几个月了,一直在训练。什么时候才能有任务给我们?世界的英雄琼斯一出手就肯定会把敌人揍的——落荒而逃!多酷呀,闪亮的登场和帅气的结束,英雄我可从小时候就开始梦想了——……可不要说出去喔!

      “琼斯,你准备好了吗?”詹姆斯拍拍我肩膀笑道。
      “当然!”我跟他碰拳,笑着登上直升机。大显身手的机会来了!
      不过也有疑点。地点在美国境内,不是边境 。是实战,不是演习。派了我们整个师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小型犯罪团伙,或者是别国雇佣军……若是大型的团伙,州警和军方都不会允许它存在的!
      引起我注意的是我们的运输方式。一般来说,为了威慑敌人,我们会用装甲集群。但这次我们穿着便服,坐民用车辆稀稀拉拉的来,最近的机场也不让使用,只有一小部分调集了直升机来运送。携带的最重的装备就是机枪。
      难道是秘密行动?很酷啊!

      “嗨,詹姆斯,你看那是谁!”我们降落后发现了另一支部队。
      他眯起眼踮着脚往前看,几秒后突然瞪大眼睛道:“汤姆!……他不是去国民警卫队了吗?”
      “是啊,为什么明明调集了我们,还要调动国民警卫队来啊?”
      “士兵,你不要问问题!”詹姆斯学着连长的样子,皱着眉头对我道,我们都笑了。

      我们的防线在通往平原的山口处。两个旅构成防线,防守正面大约五公里宽,还有一个旅做预备队,放在第二道防线后面三公里处,还有一些高速机动的直升机和车辆在集结,不知道他们到底要防什么。

      “组合体没有热兵器……不要在掩体上下什么功夫……机动性……移动速度很快……集中兵力……开阔地……消灭它……这是最理想情况。”
      “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啊?”我听到了一点片段,完全无法推断出我们要面对什么。
      “作战计划咯。”詹姆斯耸耸肩道,“他们两个好像是指挥官,要是他们过来的话,说不定你还可以问一下。”
      说着他们两个人就真的朝我们的方向走来,我马上和詹姆斯佯装整理弹链。待他们走近时,我立正敬礼,问道:“将军,那前面是什么呀?我们在同什么作战?”
      “你好像心里没底?”金发碧眼的那个将军反问道。我也想向他反问,他如果遇到这种奇怪的状况,会心里有底吗?
      “是的,将军。”我自然不能把我的心理活动说出来,不然我又要被关禁闭了。
      他笑了笑,道:“作为一名军人是不可能自己选择敌人的。我要问,当一种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向地球进攻时,你会怎么办?”
      “那我当然血战到底,将军。”这还用说吗?星球大战多酷啊?而且那样就真的是拯救人类的英雄啦!
      “很好。”他赞赏的点点头,“再说一遍,你无法自己选择敌人。但当你面对自己梦中都没有见过的最怪异的敌人时,还能手不发抖的射击,那么年轻人,你就是个英雄。”

      将军说我是个英雄!
      “嘿詹姆斯,将军说我是个英雄,你听到了吗?”我挤挤眼睛对他道。
      “我只知道将军没在说你。”他故作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我才不管他说谁呢。

  
      晚霞褪去,暮色四合。星星点点的亮光开始在天空中闪现。然后又是乌云飘过,周围暗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伏在战壕里已经好一会儿了,手里拿着重机枪,不知道瞄准哪儿。快来呀,快来呀!敌人到底是什么呢?

      有动静了!我迅速把机枪架准,身体绷紧,进入战斗状态。
      那是……马?现在难道还有骑兵?几发照明弹打出,我看清后心突然凉了大半截,脑袋一片空白。
      那马的头被替换成了一个放大几倍的人头!那人头的五官还很清晰,留着长长的而且乱七八糟的头发,黑色的头发在风中飘舞,宛若旗帜。

      我横下了心,管他是什么东西,总之是血肉之躯,先来他一梭子!于是我闭着眼扣动扳机。我实在不敢看那情景,您想象一下那样一匹“人马”有多恶心!前面的中弹了倒下,绊倒了后面的。他们的头和马蹄都纠结成一团。
      我的战友们显然也采用了我这样盲射的战术。不管怎么样,我们有火力压制,他们也没有武器。但我有一种预感,这种人马将会成为我以后噩梦的根源。

     “詹姆斯,你还好吗?”我盯着身边已经僵直的詹姆斯,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没有反应。
      怎么会!美国陆军的刀锋的心理素质……虽然我也差点被吓昏过去。那真的是将军所说的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当然,如果真的是外星生物,那么我不会怕,如果它是马和别的动物的组合体,那我也不会怕。问题是……一个放大几倍的人头……我从小就恐惧一切扭曲的人体。

      “琼斯往前看!又一波!”随着蒂姆的声音,又是几发照明弹。
     还有?祈祷可别是什么更奇怪的东西!
     在混乱的“马”群中又出现了一些身形略为矮小的动物。由于它们的体型,他们的中弹率也低,冲得离防线更近。
      那是狮人!他们的头要比马人大几倍,头上的乱发愤怒的直立着,如同狮子的鬃毛。随着枪击又出现了与马人同样的情景,他们互相绊倒着同伴,但又有更多的组合体冲上来。
      周围是什么样的声音啊……轻机枪、重机枪、马人的嘶鸣、狮人的吼声……它们所构成的大合唱实在是令人恐惧,这声音八成也会成为我以后噩梦的背景音乐。

      我们的子弹是特制的。子弹头里面是水银,弹头射进血肉中会减速,但水银不会。它的穿透力很强,会在目标身后形成一个足球大的洞,同时带出大量细碎的血肉。有时候也可以切掉整条肢体。现在在战场上横飞的正是这样的东西。
      他们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其余的似乎也害怕,向着反方向逃跑了。

      我可以松口气了吗?
      我只知道我刚刚可能看到了我生命中最恐怖的情景。用文字叙述出来其实很没有表现力,只有亲历过才明白。我说过我最害怕扭曲的人体。稍微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我的迷彩服后背已经被我的冷汗浸湿了。防线前面平铺着一层发黑的血肉。还有一些没有死透的组合体发出了惨叫,我只好捂住了耳朵。那简直是对我的精神进行屠杀。

      我听到了防线后面将军的大吼,但我根本就没有捕捉到内容,旁边有人开始稀稀拉拉的射击,还没有结束吗?我努力去观察面前的战场。

      “地上!”我用力拍着旁边的詹姆斯,“蛇人啊!”
      我没有把他叫醒,只好自己端着枪扫射。不出几秒,枪管就已经过热了,赶紧手忙脚乱地操纵发抖的手换枪管,换到一半我干脆抢过了詹姆斯的机枪继续扫射。机枪对他们的杀伤显然是不够,更多的蛇人还在拥过来。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旁边有人已经退却了。
       我该怎么办?

      “第二道防线!”有人大喊道,所有人听了都开始往后退,我也只好跟着他们走,总不能当靶子!
      “怎么办啊,机枪不行!打不中!”蒂姆的脸上已经出现浅浅的泪痕。我理解他,我也差不多快要吓得哭了。
      “火焰喷射器!”我高喊道。同时也有人在后面大喊相同的内容,我往后瞥了一眼,是那个跟我谈话的,金发碧眼的将军。
      我突然怒火就烧起来了,联想他之前的话,他一定知道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至少我们也有些心理准备!
      火龙从防线上腾起扑向蛇群,立刻把那里变成了一片火海。巨蟒的身体和头发开始在火焰中扭动,仿佛液体。
      燃料罐喷完了,我立刻又换上了另一个。恐惧让我无法顺利操作,手一直在抖。
      因火焰而退却的蛇人正在往后跑,而后面的还在往前上,堆起了一座小山。机枪有了用武之地。随着射击,扭动的躯体不断减少,血花和肉块不断增多。

      大火还在烧,战场上弥漫着烧焦的肉味。

      还要清理战场,还要看到它们。老天爷啊我真不想看第二眼……
      “詹姆斯!”有人高喊了一声,他怎么了?
      我的视线搜索到了他,他被一个负伤不严重的蛇人缠绕住了。蛇人的脸和他的脸贴得很近,它嘶嘶吐着信子,还在怪笑。当我们用匕首和刺刀杀死那个蛇人的时候,詹姆斯已经惊吓而死了。

      “基地里还有很多这样的组合体,是鱼和人的。他们离不开玻璃缸。我们现在需要勇敢的士兵把氰化物投进他们的缸里。然后用钩子把他们的尸体捞出来放进尸袋里。有谁愿意?”
      我举了手。我要当英雄。

      把氰化物倒进玻璃缸,把湿淋淋滑溜溜的鱼人勾出来塞进尸袋的过程我不再赘述。我整个人处在麻木状态,勉强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强忍恶心仔细看了鱼人的脸,我发现他们长得真的很像那个金发碧眼的将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说起来将军也知道这个计划的内幕,难不成是跟它们有什么联系?……我现在希望我是瞎想了。

      “嘿,兄弟们,你们还好吗?”我回到军营后,佯装开朗的跟他们说,其实我也不怎么好了。这几天一直在做噩梦,脑子循环播放着我在战场上看到的场景,经常一身冷汗地惊醒。
      “你觉得呢?”蒂姆低垂着眼跟我说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平时快活的光彩,“放心吧。82空降师的士兵肯定会接受最好的心理治疗。”他苦笑着说。
      “82空降师全军阵亡,无一生还!”有人喝醉了,拿着酒瓶子道。
      如果美国陆军的刀锋都要去接受心理治疗的话,那确实是无一生还了,包括我。

      “阿尔弗雷德。我看到你了。你在第一次射击的时候能保持冷静,没有在射程外开枪。在蛇人出现的时候又能提醒队友们使用火焰喷射器。然后是剿灭基地中剩下鱼人组合体的时候,是你主动提出要去清扫的。”
      连长,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真他妈是个英雄。”他重重地拍了我的肩。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