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一个“不存在性爱”的国家

强行扣题。内容源刘慈欣《时间移民》

        “你走吗?”
        “不,我……留在这儿吧,现在也挺好的……”卡佳答道。
        我明白我们要永远分开了——不是空间上,像是我们分处地球的两面那样。那样还算幸运。而是时间,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它可以洗掉一切。
        我被选作二十万时间移民的统帅。而她不打算参加计划。
        由于现阶段的人口压力,联合国打算进行时间移民计划。我们这二十万只算一个小小的先遣队。我有时想未来的时代到底是怎样的,适不适合居住,那个时代会不会接收我们。但没有亲身经历过,我完全无法想象到真正的景象。
        时间移民的核心技术是冬眠。就是将人的所有体液换成一种不冻的液体,冷冻到零下四五十度。负责人说“很像电脑待机”。新陈代谢将会在低温下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使得冬眠者有长期跨越时间的能力。

        出发的日子到了,于是我们“开始待机”。

        “机器故障了?”我醒后问。我觉得似乎刚刚才开始冬眠,怎么马上就醒了?但负责人告诉我,已经过了200年,到目的地了。

        200年!卡佳怕是都成灰了。我暗想道。

        “怎么样?”我问先遣队长。他提前解冻了一两年。
        “社会想接收我们,但我都拒绝了。”
        “为什么?”
        “您完全无法想象现在社会的意识形态……人们可以把脑子里的数据拷贝出来,放到各种各样的容器里。比如——一艘邮轮,它的核心部分放了这样一个数据包,那么这艘邮轮就是这个人的身体……现在像我们这样用有机物构成的身体的人真的不多了。所有人的数据组成一个大网络……其广阔也是你无法想象的。电脉冲走的是光速,你可以在一秒内体验各种各样的生活,可以在自己构想的一千场战争中死掉一万次……只有你想不到,绝对没有做不到。”
        他说罢沉默一会,似乎在组织语言。

        “还有,人既然脱离了有机体躯壳,就说明他们永远不会老……现在这样老得要命,比如一两百岁,而脾气特别倔的人简直成了一种公害。人在150岁以上思维就会僵化,再也听不进去新东西……而且我们也不能删除他们,会被骂没人权。”
        “依我看这种人享受了150年的人权,也该受受苦了。”我接道,“那新的人呢?孩子呢?”
        “也没有了。一般来讲创造新个体的方法是复制一部分自己的数据,复制一部分对方的数据,粘贴到一起就好了。”
        我不语。这其实也算完成了我的说法。我在公元世纪的时候曾提出未来社会应该是不需要性爱的,繁殖由基因重组和克隆解决。现在看来我只猜对了一半——不需要性爱猜对了,但现在看来,我设想的方式就显得狭隘而低端了。
        ——他们连自己的有机躯体都不要了嘛!

       “解冻吧,这个社会还算能理解,再往前走就更艰险了……”
        “我理解。”先遣队长说,“那就解冻吧。”

        之后我在网络上试着查找卡佳,没想到真的有了结果。
        “正是她成功地提取出了人脑内的信息,为现在信息网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社会。”
        卡佳听过我的理论。是她把我的理论升华到了这个境界……

        这个世界,是她送我的礼物。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