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黑洞。

给名朋168神圣罗马美女的戏。特别喜欢她。


        “如果我掉进黑洞你会怎么办?”
        伊曼努埃拉出神地盯着前方漆黑一片的宇宙问道。
        “我也会跳进去的。”我道。
        “为什么?”她不再往舷窗外看,歪着头盯着我俏皮地笑道。
        “不是因为我有多爱你……因为相对论。”

        我身子放松,把整个上半身靠到座椅上。这种椅子几乎可以抗下10G的超重(意思就是我被超重压成肉酱时椅子还完好无损),它质地很软,而且会自动贴合人的身形。这时我又要想起那道中学物理题了——“如何用大理石做一张床,使它像席梦思那样柔软?”答案当然就像老师说的一样:“在大理石上挖一个与人的背部完全贴合的坑,使压强平均分布。”

        伊曼努埃拉要翻白眼了,我知道。她似乎一直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相对论啦,量子力学啦,弦论啦……其实这都不用讲,她估计连古典力学都会的不多呢!
        “听我说,这个很有趣的。”我道。她现在什么表情我都猜得出来,装作不感兴趣的昏昏欲睡的样子。

        “如果我们运气足够好,掉进的是一个足够大的黑洞就好办了。质量是太阳数百万倍的那种……啊对了,黑洞不是绞肉机,它俩的原理不一样。”
        “我知道。”
        “你确实知道,可你在过去的几十年中……”
        “十几年!”
        “好。过去的十几年中都是这么认为的。被引力撕碎和被刀片撕碎对你来说没什么区别。”
        她不语,我说中了。

        “如果这个黑洞足够大,那你是没有感觉的。首先不要想黑洞的问题,这个可以比喻成……跳楼。你在跳楼的时候是自由落体状态,感受不到重力的。”
        “跟过山车差不多吧?”
        “比过山车刺激,因为没有空气阻力。”
        “最酷的是你有可能到另一个平行宇宙。这个没有证实,不过我信。”
        “啊,确实很酷。”她兴致缺缺地耸耸肩,“我回去睡觉啦。”

        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我没有讲到,不过阻止了她熬夜,也算一大收获吧。

        光速坠落……她的时间在我看来变得极慢,于是我能够一直看到她。一直。她在永恒地往下坠。

        她在永恒地往下坠!
        待我发现她不在舱里时已经过了不知多久了。她怎么会往下跳?……这都不得而知。

        “如果我掉进黑洞你会怎么办?”
        “我也会跳进去的。”
        我想起几个小时前我们的对话。我也会跳进去的。

        我穿上宇航服,戴好了推进器,打开了过渡舱的第一道门。
        怎么能因为一句话就放弃生命?
        因为我答应她了。而且如果我不跳下去的话,她往下坠落的样子会折磨我一辈子的。
        我打开了过渡舱的第二道门。
        推进器开到全功率加速向她飞去。我看不见黑洞,但我能看见她。很快推进器就显得无用了,因为黑洞的引力足以完成这段加速。

        伊曼努埃拉,伊曼努埃拉。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这是大黑洞的气量。不像小型黑洞那样会把人撕扯扭曲,而是单纯的自由落体——感受不到重力的自由落体,爱因斯坦“最令人愉悦的想法”。

        “伊曼努埃拉!……埃拉!”
        梦似的。她好像没有跳进黑洞,我也没有。我回到了飞船里,伊曼努埃拉正躺在那块“席梦思般柔软的大理石”上。她见我回来露出一种惊异的神情,随即迅速跳下椅子冲过来紧紧抱住了我。
        “伊利亚!……我不跳了,我以后不跳了!……我们回航,把光速的那个引擎打开,我们回航……”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但什么安慰的话也讲不出来。我已经明白我们掉入黑洞的事不是梦了。

        “我们从黑洞出来了。记得我说的吗?……一个平行宇宙。这飞船也不是原来的飞船了,很可能没有曲率驱动引擎。”
        她惊恐地抬头望着我:“那怎么办?我们怎么回地球?”
        “不能回地球。”我松开拥抱她的胳膊,径直走向主控室,“平行宇宙,搞不好地球上还是单细胞生物称霸,别想了。”
        “那怎么办啊!……不能回地球……”

        她的抽噎声填满了整片寂静的时间。我只能加快速度检索飞船设备,看有没有生还的一线希望,其实很渺茫了,但我不愿放弃。
        “我们好像很幸运。”我开口道,“确实没有曲率驱动引擎,但是有一套完备的生态循环系统,可以维持二百个地球年左右……你明白我意思吧。”
        “什么?”
        “真正的二人世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