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价值50美金的一块面包屑


部分借鉴《全频带阻塞干扰》俄罗斯版。

        “你回来了!”伊莲娜高兴地道,“我一直担心你会不会死……这下好,你回来了……”她有些语无伦次,我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激动。战争结束了嘛!战士凯旋而归,其喜悦是没办法用语言来叙述的。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至少家里还有一个男人。”

        一个?

        “伊万呢?维克多?……瓦连京?”我吐出一个又一个亲人的名字。我明白他们已经……但我不敢想。真的一个都不剩了?
        “万涅什卡和维卡都参军去了,我一年前收到了他俩的讣告电报……瓦利亚饿死了,在封锁的时候……他拒绝吃东西,坚持要安雅活下去……我拗不过他。”
        “别想了。”我拥抱住她,“不必再想他们了,伊拉。”她在我怀中重重点了两下头。

        “不想了不想了,你回家了,该开心才是!”她笑起来,“安雅,伊廖沙哥哥回来啦!”
“伊,伊利亚·弗拉基米耶维奇同志……”小姑娘缩在伊拉身后,用近乎气声的音量说道。
        “叫伊廖沙就行了呀……你怎么……”
        “我不认识您。”

        “啊?……噢,你走太久,阿妮娅都不认识你了……这是你亲哥哥,刚刚打完仗回来。伊廖沙哥哥!”
        “不怪她。我走的时候她才……两岁?不会记得我的。”
        “她现在七岁了,可她现在身高简直像四岁!……哪有这等事……封锁那阵子过来的孩子都这样。”伊莲娜叹道。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物资都供给前线了,人民哪儿有好东西可吃呢?

        我原来相信战争结束后生活都会变好,一直越来越好。但我没想到,在我年逾七十的时候,我竟然又见到了这样的孩子——四岁的身高,七岁的年龄。正是我的孙女卡琳娜。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的安雅,她们长得几乎一样……一样漂亮,也一样的瘦小。

        “爷爷,我饿啊。我冷啊,爷爷。”
        我们抱着电视机取暖。接触电视的地方有暖意,后背还是刺骨的冷。电视里的总统(不是总书记)在许诺给我们一个温暖的冬天。
        “爷爷,他是谁啊。”
        “一个坏人。”我恨恨地道。
        “坏人怎么能上电视?”

        我不语。是啊,怎么能让他上电视!

        “爷爷,我饿啊。我冷啊,爷爷。”
        “走吧,出去吧。买吃的去。”我攥紧了手里的勋章,我用命换来的勋章。

        这面包……五十美元?我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个满脸横肉的美国人。答案是肯定的,五十美元。
        “哎!那边那个老头,过来。”
        有人叫我。
        “想卖勋章呀?您这……”他抻着脖子看了看,“四十美元,最多。您还有别的吗?……红旗勋章和红星勋章都不值钱的,但如果有赫梅利尼茨基勋章,我肯出一百。光荣勋章一百五,纳希莫夫勋章二百,乌沙科夫勋章二百五,胜利勋章您不可能有……但苏沃洛夫勋章也值钱,四百五……还有……”

        我默默地离开了,没听他后面的台词。他似乎因为买卖没成功,从背后耻笑了我几声,但我早就没力气像二十岁刚打完仗那时一样揍他一顿了。
        我们离开自由市场,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卡琳娜没有像平常那样问我“我们去哪儿呀?”“我们去干什么呀?”,而是沉默不语。
        我走不动了。我只好坐在一家店铺的台阶上休息一会,让卡琳娜先回去。

        此时已快入夜,我快要冻僵了,不知卡琳娜到家了没有。
        我动不了了。我几次尝试站起来,但都失败了,更别说走路。我的手揣在衣袋里,握着我用命换来的勋章。

        我看得到明天的阳光吗?
        卡琳娜能看到明天的阳光吗?
        俄罗斯能看到明天的阳光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