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林婷

科幻写手,将来要得星云奖的。
偶尔摄影。
aph苏联人。
楚留香已退。
2017级理科生,学习很忙。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烂的不能再烂的梗。

        ——德国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自出发前一周我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对德国的刻板印象其实很简单,不过这样一副场景——
        节日。披散着波浪的金发或棕发的高个子宽肩美人举着酒杯,碧蓝的眼睛里射出平日没有的光彩,街道挤满了人,几乎每人手里的杯子都能装下一升啤酒,空气中散发着香肠或奶酪之类的迷人气味……
可他们不可能每天都是节日。平日的德国是怎样的?那些年逾千岁的建筑物,认真严肃板着面孔步履匆匆的人,石头街道上的雨渍缓慢蒸发的样子……都无法可想!

        但我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还不错——仅限艺术,建筑这类的印象,可绝不包括它的执政官。

        “罗利纳提斯……”我轻声叫在一旁的托里斯,“德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他疑问道。
        “因为……”
        是呀,因为什么呢?我不过是签个字就走罢了,这有什么重要呢?

        “去签条约,不是去春游。以为自己是刚刚入队的年纪?”维莱尔几天前曾这么尖锐地指出。我意识到他说的没错。

        “德国啊……没什么特殊的。我想应该是这样。”托里斯谨慎地接道。
        “那就不管了。”我结束了这个话题,“我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呀?”
        说着我便站起来去衣柜中翻找。其实没什么可找的。常服,军礼服。无外乎这两种,一共都没有超过五套。一边的围巾架子的第二排是我的,一水儿的白色。往上第一排是冬妮娅的,往下第三排是娜塔莎的,这两排才略略有点丰富多彩的味道。
        “是啊,确实不好选。”托里斯移步来到我旁边,“您的衣服呀……要不然就特别简朴,要不然装饰就特别繁琐……”
我听这话隐隐皱起了眉,虽然他说的一点没错。军装么,在设计图上当然是怎么样都好看,至于裁剪缝制出来后的效果,就不是可控的了。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变化,便住了嘴。

        翌日清晨。
        “弗拉基米耶维奇同志,一路小心。”他在门口道。
        “你不去吗?”我疑问道,“怎么不收拾东西?我昨天就想问。”
        “呃……我……”他支支吾吾起来,“我要跟娜塔莉亚约会……”
        “啊,对了,你不用去。”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改口道。

        “我自己可以代表苏联,跟你们没关系。”我笑笑说,随即转身,拖着箱子带上了门。




维莱尔是我专属异苏的名字。

评论

热度(13)